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婚后被大佬慣壞了 > 731 對付渣舅:五爺動嘴,江小四動的手
    三月平江城,千花晝如錦,春波水溶溶。

    唐菀瞧見游鴻憲已不請就進了院子,并沒招呼他進屋,而是在院中的石桌上招待了他,“游先生,請坐吧!

    江承嗣將原本擱在石桌的鳥籠拎起,掛在廊下小檐上。

    “四哥,能麻煩你去倒杯茶嗎?”唐菀看向江承嗣。

    “行啊!苯兴眠M了屋,他雖然在唐家住過,對他們家的陳設卻不太熟,到底也是客人,尋常端茶送水的事輪不到他,沒找到茶葉,他也懶得去翻找。

    游鴻憲剛坐下,面前就出現了一杯白水。

    “游先生,你的茶!

    “謝謝!庇硒檻椊裉爝^來,也不是喝茶聊天的,他沖著唐菀一笑,余光卻掃到了江承嗣,他正雙手抱臂,斜倚在廊下白墻上。

    微弓著身子,眉眼邪戾,漫不經心的懶散,一身囂張之色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不像大家族教養出來的人,大抵連站姿都沒個正經模樣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江承嗣一直在看他,毫不回避顧忌那種。

    江承嗣知道他是司清筱的舅舅,他就是好奇,按理說司夫人脾氣秉性都很好,做弟弟的也不該很差,怎么會養出游慎明那樣的兒子。

    而他也在思考,這游鴻憲與司家關系到底如何?

    他該不該提前討好一下?

    “游先生,您一大早登門拜訪,是有事?”唐菀故作不知,由他開口。

    游鴻憲卻看不透江承嗣心里所想,看向唐菀,對于接下來的話,大抵也羞于張口,想喝口水紓解一下尷尬,潤潤嗓子再開口。

    隔熱玻璃杯,游鴻憲端著杯子往嘴里送水,猝不及防……

    被燙得狠吸口涼氣。

    江承嗣倚在墻邊,低頭憋著笑。

    這么大的人了,喝水不知道試一下水溫?

    “咳——”游鴻憲清了下嗓子,沖著唐菀一笑,“實在不好意思,一大早過來打擾,按理說,早就該和你見一面,只是犬子做出那種事,加上你那段時間又正值懷孕生產,我擔心去拜訪,刺激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后來又適逢過年,喜慶的日子不便去打擾!

    “結果一拖再拖,這道歉來得就有點遲了,我買了點東西過來,你別嫌棄!

    唐菀只說,“歉意我收到了!

    她嘴角帶著笑,可是語氣卻分明在說:

    還有其他事嗎?沒有的話,就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孩子有三四個月了吧,我聽說國外有個牌子的奶粉很好,特意托人帶了點,還有一些小衣服和玩具!

    “謝謝您!碧戚艺Z氣很淡,幾乎不給他什么回應。

    游鴻憲寒暄的話說盡,只能硬著頭皮說明來意: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也收到了法院那邊的消息,再過段時間,案子就該開庭了,其實慎明不是個壞孩子,只是他母親走得早,我又忙于工作,疏于對他的管教,讓他變得無法無天!

    “他年紀不大,這要是進去坐幾年出來,恐怕這輩子就毀了!

    他情緒激動,一副怒其不爭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做父母,我想你能體諒我的心情,我今天過來,除卻道歉,也有個不情之請!

    “他做出這樣的事,我這個做父親的,難辭其咎,我責任很大!

    他竭力調動情緒,鉚足了勁兒,似乎想以血脈親情感動唐菀,都說剛生完孩子的女人,感情很容易被調動,他說著說著,甚至紅了眼……

    唐菀坐在他對面,只是漠然看著他。

    江承嗣旁觀這一切,有些無語:

    你又不是真的演員,在這里演什么戲,想說什么就干脆點,誰有時間聽你在這里說你養兒子如何辛苦啊。

    游鴻憲覺得情緒渲染得差不多,便要進入正題,“我也是舔著這張老臉,來求你,我也是難以啟齒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他話沒說完,也沒等到唐菀開口,卻聽到了另一個聲音。

    “既然游先生覺得難以啟齒,那就別說了吧,你既然都知道是不情之請,又何必來為難別人!”

    就好似這三月的風,徐徐溫潤,卻又好似尚未褪去冬日的嚴寒。

    似蒼刀刮骨。

    泠泠冰冷。

    游鴻憲轉頭,就看到江錦上抱著孩子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你回來了,爺爺和黃媽呢?”唐菀起身。

    “去菜場了,那邊有點嘈雜,就讓我抱著孩子先回來了,你先把孩子抱進屋,他可能餓了,從剛才開始就不太安分!苯\上把孩子交給唐菀,便看向了游鴻憲,“游先生,能找到平江來,您也是不容易!

    游鴻憲剛醞釀了許久的情緒,被他打亂,神色有些僵。

    唐菀抱著孩子,卻并未進屋,因為江小歪的注意力,又被畫眉給吸引了,揮舞著胳膊,硬要唐菀留下廊下,讓他看鳥兒。

    “江五爺……”游鴻憲不愿這么稱呼他,畢竟是小輩,怎么當得起他喊一聲爺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聽了一會兒,游先生此番過來,大抵是想為您兒子求情的吧!

    江錦上尋常說話很委婉,這次卻單刀直入,非常直接,惹得江承嗣都忍不住挑眉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犯的錯確實是……”江錦上這般直接,反而讓游鴻憲有些被動,“他畢竟年紀小,我希望你們能給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!

    “我給過他機會,他以前在四哥會所鬧事,得罪的是小姨媽還有霍家的人,當時我就把事情壓了,并未驚動太多人!

    “只是沒想到他變本加厲,居然會做出那般陰損的事!

    “其實外公他們也是想給他機會,才以故意傷人起訴他,若不然,他那就是謀殺未遂,游先生應該明白這里面的利害關系!

    “所以你也該明白,我們沒有咄咄逼人!

    游鴻憲咬緊腮幫,“我知道你們沒有咄咄逼人,既然你們有心原諒他,如果能出具一份諒解書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也不怕暴露來意。

    江錦上只是一笑,“游先生,你該不會是忘了去年發生的事吧!

    “當初您對祁家做了什么,不需要我說得太明白吧,說得難聽一點,如果你真的有心道歉,就不會在事發之后,沒有做出任何補救的措施!

    “反而是要開庭了,才想著過來道歉,大家都是明白人,你在想什么,我們都清楚,我不想把事情弄得太難看!

    游鴻憲大抵沒想到,江錦上會如此直接,臉上有些掛不住。

    “所有事情,法官會自行審判,請你以后別打擾我的家人,也包括外公他們!

    江錦上的話說到這份上,已經很明了。

    游慎明在京城時,不是沒想找過唐菀,只是江家,他不敢去,這才選擇唐菀離京后,追了過來。

    如果失去了這次機會,依著江錦上的脾氣,下次再見她,肯定就是法院里了。

    游鴻憲還是想最后爭取一下,試圖直接越過江錦上,與唐菀對話。

    “唐菀,我兒子的確做得不對,可他才還那么小,這要是進去了,這一輩子就完了,我希望你能……”

    游鴻憲想過去時,江錦上直接抬臂攔住了他,“游先生,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,您還是請回吧!

    “若是等我轟您出去,就不好看了!

    “唐菀,看在我的面子上——”游鴻憲好不容易抓著機會,為了兒子,臉面什么的,大抵是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江錦上瞧他這般無狀,皺著眉,語氣瞬時冷硬:

    “游先生,說句不好聽的,您兒子變成今天這個模樣,跟你有很大的關系!”

    “自己沒管教好孩子,讓他犯了大錯,您這個做父親的,真的悔悟了嗎?你要是真的想為你兒子懺悔,就不該摻和祁家的事!

    “你方才的戲已經演得夠多了,我沒直接轟你出去,已經是給足你面子了!

    “況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以為,自己有什么面子嗎?別人的面子是自己掙來的,你的面子,是誰家給的,你心里清楚,年紀不小了,應該知道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!”

    江錦上說話不算刻薄,偏生都是扎著他最錐心刺骨的地方去的。

    司家!

    游鴻憲心底清楚,自己今天得來的成就,都是依靠司家得來的,可是到了這個年紀,被一個小輩戳著脊梁骨,難免怨懟。

    心底一急,略微抬臂,上前一步,似是要打他!

    唐菀皺眉,只是她懷中抱著孩子,也不方便做什么,倒是江承嗣,一見有人居然想在他面前,欺負他弟弟,瞬時就急眼了。

    兩個跨步上前,抬手就鉗制住了游鴻憲蠢蠢欲動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游先生,干嘛呢?這里不是你家,你該不會想在這里動手吧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游鴻憲氣得咬牙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江錦上那張臉,永遠都是嘴角染著笑,之前祁則衍與阮夢西的事,的確是他設了計,結果賠了夫人又折兵,還因此與姐夫一家關系鬧僵。

    祁則衍的心沒那么黑,他當時就覺得,肯定是和江錦上脫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加上兒子的事,幾番舊怨加到一起,登時怒不可遏,就沒控制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江承嗣!”游鴻憲試圖掙脫,掙不開。

    他這年紀,卻被兩個小輩這般作賤,自然更加惱怒,“你給我松開!”

    “行啊——”

    江承嗣借著他往后掙脫的當口,猝然松開!

    游鴻憲猝不及防,身子往后趔趄兩步,若不是后側有人護著,怕是要直接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略發氣急敗壞,怒瞪著面前的兄弟二人。

    “我們沒有請你,你自己走進來的,我還沒報警抓你,說你私闖民宅,怎么著,我們家小五說兩句實話,就這么受不住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別私下搞那些臟事兒!”

    “一邊背后捅刀子,一邊假意道歉,你累不累啊!

    江承嗣說話可比江錦上直接說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年紀大,喊一聲游先生,已經給足你面子了,要是把左鄰右舍都招來,我怕你面子上掛不住!

    “別愣著,趕緊滾吧!”

    一個“滾”字,極致羞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游鴻憲臉都氣紅了,甩開后側扶著自己的人,“江承嗣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?你私闖名宅,我沒把你扔出去,讓自己滾,還不夠給面子嗎?是不是真的要叫警察過來,請你們出去!”

    “況且開庭在即,你騷擾弟妹,合規合法嗎?這件事要是被警方、檢方的人知道,你覺得他們會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我們已經夠給面兒了!”

    江承嗣指了指唐家大門,那不屑倨傲的眼神,就差直接說兩個字:

    滾蛋!

    游鴻憲看向唐菀,似乎還想說什么,江小歪許是被這一幕給嚇到了,趴在她肩上,睜著眼,安靜看著。

    “還看?”江錦上緊抿著唇。

    說實在的,他很不喜歡游鴻憲,依靠司家起來,卻派人跟蹤司清筱,這種舉動就已經昭示了他的心懷不軌,加之兒子犯錯,不思悔改也就罷了,還背地各種捅刀子。

    現在還有臉來求什么諒解書,如此兩面三刀,江錦上懶得和他客氣。

    游鴻憲深吸一口氣,抬腳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與他同行的兩個手下,也急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噯,等一下!”江承嗣忽然開口叫住他。

    游鴻憲轉頭,就看到他指了指堆放在院子里的禮品,“東西都拿走,唐家院子小,放不下這么多垃圾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游鴻憲咬牙,被他氣得面色漲紅,他肯定不動作,只是跟著他的兩個人,還是硬著頭皮,把東西拿上,趕緊滾蛋了。

    瞧著外面傳來車聲,大抵人是走了。

    江承嗣輕哂,“這游家也是絕了,背后捅了我們一刀,還有臉來求原諒,說他幾句,還想動手,弟妹,你以后可別一個人出門,最好讓小五陪著你,我怕他賊心不死,還是會糾纏你!

    審判關系到游慎明的一輩子,游鴻憲可能不會輕易放棄。

    “謝謝四哥!碧戚倚χ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江小歪也沖他揮舞著胳膊。

    “四哥,你剛才氣場簡直有兩米八!碧戚艺{侃。

    “這是必須的,你說這游鴻憲,他既然有臉做出那樣的事,又厚著臉皮過來,早就該做好被人轟出去的準備,居然還蹬鼻子上臉,想動手?”

    “真把這里當自己家了?能讓他為所欲為?”

    “怎么說我也是做哥哥的,現在這里我算是輩分最大的,怎么可能看著你倆被他欺負,真以為我一直不出聲,就把我當成工具人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菀低笑出聲。

    江錦上瞧他說得慷概激昂,抵了抵他的后背,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是自家人,你們不是還幫我在唐叔叔那里拉了贊助?不需要客氣!

    “游鴻憲是司先生的小舅子,也是司小姐的親舅舅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承嗣方才瞧見他要和江錦上動手,自然不會忍,這腦子一發熱,哪兒還記得這是誰的小舅子,還是誰的舅舅。

    此時就有點懵了。

    游鴻憲雖然是個渣渣,可也是司家關系很近的親戚。

    江小歪此時對著畫眉,一人一鳥又展開了別人聽不懂的對話。

    “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喳喳——”

    一個揮舞著胳膊,一個撲棱著翅膀,吵得江承嗣腦殼疼。

    這才硬著頭皮,給司清筱發了一條信息:

    說把她舅舅給轟出去了。

    江承嗣有點發愁,其實事情再發生一次,他還是會這么做,只是想到以后游鴻憲要是給他背地使絆子,腦殼就開始疼。

    他在群里說了這件事,只是前因后果沒說,就說如果得罪了女友的親人,該怎么辦?

    祁祁:【得罪媳婦兒的親人,有多親的親人?】

    江承嗣想著,司清筱就這么一個舅舅,也算很親了吧:【比較親的!

    祁祁:【干得漂亮!】

    江小四:【滾你丫的——】

    江承嗣頭疼:

    怎么搞?

    這么可愛的女朋友,為什么會有這么渣渣的舅舅?手機閱讀地址:m.biqutxt.com
今晚体彩排三专家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