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霽走了以后, 趙清爽一個人在船艙內轉了起來。這艘游輪很大,除了舞池和用餐區,也有專門的酒吧區。

    趙清爽到處轉悠了一會兒, 就聞著酒味, 朝吧臺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帥氣的酒保見她過來,便主動問道:“女士您好, 想喝杯什么?”

    富貴兒在趙清爽的腦袋里循環:“果汁果汁果汁!

    趙清爽無視了它的聲音,跟酒保問道:“你剛剛調的是什么酒?顏色看起來好漂亮!

    酒保道:“這是我自制的雞尾酒, 度數不高, 女士要嘗嘗嗎?”

    “好呀!

    酒保又給趙清爽調了一杯, 橙色到藍色的漸變像是海邊天空的晚霞:“請慢用!

    趙清爽拿起酒杯喝了一口,入口的先是果汁味道, 像是橙汁混上了薄荷, 跟著才是酒精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酸酸甜甜的,也不烈,好喝!

    酒保跟她說了聲謝謝,又去招呼別的客人了。

    富貴兒在趙清爽腦子里瘋狂刷彈幕:“凌霽都說了不要你喝酒, 你偏要喝,偏要喝!”

    趙清爽道:“就是因為他不讓, 所以才要趁他不在的時候, 趕緊喝一喝!

    “……就你那點酒量,要是又喝醉了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酒量不好,才更要多練!

    “呵呵,你要是在這里喝醉了,那丟臉就丟到整個A市富豪圈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趙清爽想到自己喝醉后對凌霽干的那些事, 矜持地只抿了一小口酒。

    “趙小姐!背萄┣绮恢朗裁磿r候走了過來,坐到了趙清爽的身邊。

    趙清爽看了她一眼, 沒說話,程雪晴自己點了一杯酒,然后朝趙清爽笑著道:“這段時間真是多謝你照顧凌霽了!

    富貴兒嘁了一聲:“她以什么身份說這話啊,真讓人討厭!

    趙清爽心想這個程小姐真有意思,凌霽在的時候她很懂得適可而止,凌霽不在,她就跑到自己面前來給下馬威了。她也朝程雪晴笑了笑,輕輕晃了下手里的酒杯:“這是應該的,我這個做太太的不照顧他,難道請他的鄰居照顧他嗎?”

    程雪晴抿了抿唇,她之前調查過趙清爽,資料顯示她明明是個唯唯諾諾的人,從小沒少被她妹妹欺負,怎么這會兒說話這么尖銳了呢?凌霽是不是也被她的偽裝騙了?

    程雪晴穩住情緒,臉上持續露出假笑:“我跟凌霽從小就認識,對他的喜好十分了解,趙小姐要是有什么不清楚的,可以來問我!

    趙清爽道:“那你知道他每天早上起床,是喜歡先刷牙還是先洗臉?”

    程雪晴的表情變了變,趙清爽沒等她說話,就先自己回答了:“他喜歡先親我!

    程雪晴:“……”

    趙清爽這話不止把程雪晴惡心到了,也成功把富貴兒惡心到了:“……嘔!

    趙清爽不以為意地吐槽:“這樣就受不了了?我本來想問的是更勁爆的,但害怕被和諧,所以才問了個溫和的!

    富貴兒:“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有些心疼程雪晴。

    趙清爽這個大招程雪晴一時接不了,坐在一邊也不說話了。同樣來參加舞會的周美玲見程雪晴趁趙清爽落單,跑去找她了,便也走了過去,點了杯酒在程雪晴旁邊坐下:“這么巧,程大小姐也在這里?”

    程雪晴有些驚喜地扭頭看著她:“美玲妹妹,原來你也在船上啊!

    周美玲嫌惡地皺了皺眉頭:“別叫我妹妹,我可沒你這樣冷心冷肺的姐姐!

    坐在另一頭的趙清爽看著她們,突然就變成了吃瓜群眾。

    有旁人在,程雪晴又切換成了那副柔柔弱弱的面孔:“美玲妹妹,你是不是也在怪我當時沒回來看凌霽?我真的是有苦衷的,凌霽出了事,我比誰都要擔心!

    “呵,是嗎?”周美玲冷嗤了一聲,擺明了是不相信她的鬼話。

    程雪晴三分委屈七分難過地看著她:“美玲妹妹,你們真的都誤會我了。當時我連回來的機票都定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美玲打斷她:“有訂機票的記錄嗎?拿來給我看看!

    “……”程雪晴道,“時間過得有些久,已經找不到了!

    “哦,那不就是沒有嗎?”周美玲看了她一眼,“程雪晴,你當初連回來看看凌霽哥哥都不肯,現在你有什么臉出現在他面前?”

    趙清爽正在愉快吃瓜,凌霽已經跟人談完事,出來找趙清爽了?匆娳w清爽坐在吧臺的背影,凌霽的神色就微微一斂。他拄著拐杖走過去,在吧臺將趙清爽當場抓獲:“阿爽!

    “……”趙清爽嘴里的瓜都被嚇掉了,她抬頭看向凌霽,對他擠出一個僵硬的笑,“凌霽,你談完事情啦?”

    “嗯!绷桁V點了點頭,低頭看向她面前的雞尾酒,“不是你不讓你喝酒嗎?”

    趙清爽動作干凈利落地把面前的酒杯推到了程雪晴面前:“不是我點的,都是她點的,也是她喝的!

    程雪晴:“???”

    這又是什么騷操作?

    凌霽沒去看程雪晴,只是攬過趙清爽的腰,毫無征兆地低頭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在她的口腔和舌尖上嘗出了果汁味和薄荷味,還有酒精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還說沒有喝酒?”凌霽松開她的唇,等著看她還怎么反駁。

    周圍其余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對夫妻真的太無法無天了,真就不把狗命當命唄。

    凌霽這邊鐵證如山,趙清爽便沒有負隅頑抗,而是開始撒嬌裝乖:“我就只喝了一點點,真的就一點點!

    她聲情并茂地用手指跟凌霽比了個一點點。

    那杯雞尾酒確實沒有少多少,凌霽嘴角微勾,將她從椅子上扶了起來:“你酒量不好,一點都能醉。船上有休息室,先去休息一下醒醒酒!

    趙清爽覺得自己被侮辱了:“我真的沒醉,我酒量再不好,也不至于那一點點酒就把我喝醉!

    “好好好,知道了!

    他們兩人走遠了,留下來的程雪晴卻又妒又氣,牢牢地捏著手里的酒杯。

    周美玲在她旁邊笑了一聲,跟程雪晴道:“看見了嗎?現在的凌霽眼里,除了趙清爽根本看不見別人!

    程雪晴心有不甘:“美玲,你不是也喜歡凌霽嗎?你難道就不討厭趙清爽?”

    周美玲道:“我確實不喜歡她,但比起她,你更讓我感到厭惡!

    她說完也離開了吧臺,獨自留下的程雪晴像泄憤一般,一口氣將酒杯里的酒喝完了。

    凌霽原本想讓趙清爽去房間里休息一下,結果半路上就遇到了顧萌萌。顧萌萌看見趙清爽,就本蹦蹦跳跳地跑了過來:“仙女姐姐,你來啦!”

    顧萌萌臉上也戴著一個面具,花里胡哨的,不過跟她這身小公主的打扮倒也相稱。趙清爽彎腰摸了摸她的頭,對她道:“是呀!

    顧萌萌努力把自己的臉往趙清爽跟前湊:“仙女姐姐,萌萌也有面具了!萌萌的面具好看嗎?”

    “好看!

    “仙女姐姐的面具也好好看!”顧萌萌吹完彩虹屁,就拉著趙清爽的手說要帶她去玩。顧老板見狀想過來阻止,趙清爽擺擺手道:“沒關系!

    最后顧萌萌把趙清爽拉到了三層的兒童游樂區,那里還有好幾個小朋友在玩耍。

    顧萌萌:“仙女姐姐,你跟我們一起玩吧!”

    這個兒童游樂區是顧老板為了自己的寶貝女兒,精心打造的,游樂設施新穎完善,占了整整一層船艙。

    趙清爽看著面前的城堡滑梯蹦床還有彩球浴池,有一絲絲心動:“這些是給小朋友玩的,姐姐太大了,會把這些壓壞的!

    顧老板道:“這個倒不用擔心,這些設施在搭建的時候就是按照成人標準執行的,十分牢固安全,我親自測試過了!

    趙清爽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這些設施顧老板都玩了一遍?

    “仙女姐姐,跟我們一起玩吧,你比爸爸輕多了!鳖櫭让劝掩w清爽拉走了。趙清爽意外地受小朋友歡迎,很快就跟他們打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顧老板看著一旁的凌霽,抱歉地跟他道:“不好意思,萌萌太任性了!

    凌霽道:“沒事,阿爽看起來也玩得很開心!

    顧老板哈哈笑了起來:“沒想到凌太太還這么有童心,那就麻煩你這位家長在這里看著他們,我先下去招呼客人了!

    家長凌霽:“……嗯!

    趙清爽正在那兒蹦蹦床,還在騰空的時候對凌霽各種比心,凌霽笑了一聲,拿出手機把她現在的樣子錄了下來。

    一會兒放給她看看,看她自己會不會尷尬。

    趙清爽玩累了的時候,游輪也靠了岸。賓客們陸陸續續地往外走,趙清爽也跟著凌霽,一起登上了這個小島。

    小島上空氣清新環境宜人,還有淡淡的靈氣環繞。趙清爽撥了撥被海風吹亂的頭發,跟身旁的凌霽說:“沒想到我們這么快就一起來海邊玩了!”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“這個小島不錯啊,打造得生機勃勃的!壁w清爽想要是平時一個人來這里度假,霸占整座島,肯定是爽歪歪。

    凌霽看著她:“你喜歡嗎?你喜歡的話,我也送你一座島!

    趙清爽微微一愣:“?”

    凌霽看著她的樣子,不自覺勾了勾唇:“想當島主嗎?”

    “想!”趙清爽點點頭,“要是我成了島主,我就把這個島的名字改成‘凌霽送我的島’!

    凌霽輕笑了一聲,趙清爽又問他:“像這樣的小島還有嗎?”

    “嗯,還有更好的!

    兩人正在聊著,程雪晴就晃晃悠悠地走過來,整張臉紅彤彤的,看上去像是喝了不少酒:“凌霽!

    凌霽看見她,就輕輕蹙了蹙眉:“程小姐,什么事?”

    程雪晴的大眼睛仿佛蓄滿水的水池,就那么輕輕一眨,眼淚就啪嗒啪嗒往下掉:“凌霽,我知道錯了,你原諒我好不好?”手機閱讀地址:m.biqutxt.com
今晚体彩排三专家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