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暴力丹尊 > 第2950章 瘋狂交手
    此時陳玄也有些惱怒,但是他依舊沒有出手,他想要看看這些人究竟想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然而好巧不巧,這群人偏偏想要找死,又看到了幾名身穿著土匪衣服的武者,把陳玄等人包圍了過來,陳玄終于露出的一絲不悅。

    宇文秋也轉過頭看了陳玄說道:“陳玄,這群家伙恐怕沒有那么簡單,他們的目的恐怕不單純!

    陳玄非常了解,但是他準備不出手,于是便對宇文秋使了一個臉色。

    宇文秋看到之后,嘴角輕輕地上揚,隨后從自己的腿拿出了兩把匕首。

    這兩把匕首順著宇文秋的身體綻放出了一道淡紅色的靈力,這股淡紅色的靈力非常強。

    轉眼之間就讓宇文秋的身上蒙著一層淡紅色的紋路,顯然是妖魂的力量。

    下一刻,宇文秋的身體猛然間穿梭,在天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紅色的細紋,緊接著宇文秋的匕首猛然間插在了一名武者的脖子上,鮮血直流,讓這名武者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本來想要嘶吼出來的聲音都沒有發出,這死相簡直太殘忍,讓陳玄都忍不住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身體不斷的穿梭出去,宇文秋殺死了好幾個武者之后,瞬間就返回到了陳玄身邊。

    不到半個多時辰,這些準備殺死他們的土匪就全部被殺死,顯然這些土匪也沒有想到,居然會在半途中殺出一個宇文秋。

    而且不僅僅是宇文秋,洪淵但修為也同樣很強,可以說在這么多人里面,只有他的修為是最強的,就連齊家的護衛龍江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眾人相互客套了幾句,陳玄也沒有繼續追問這些土匪為什么要來追殺齊允。

    不該他知道的事,陳玄從來都不會過問,更何況就算他知道了也沒有什么用,眼前陳玄唯一想做的就是回到陸羽城,不在此地耽誤時間。

    可是好巧不巧,追殺的人從來就沒有斷過,也不知道這齊家的公子究竟惹到了多少人,這一路上他們遭到了好幾次追殺都和他有關。

    只見前方一名披著黑色斗篷的男子手中持著一把長槍,這把長槍散發著一陣陣雷霆,甚至還有一股股藍色的靈力圍繞在他的身旁。

    陳玄感覺到這名武者的實力很強,甚至就連他都不能一眼看穿此人的實力究竟達到何等境界,更不要說他旁邊的這把長槍顯然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寒風吹過,在平原上,此時的四周靜謐無比,根本就聽不到一點聲音,見到眾多武者都看著自己,齊允說道:“各位,他是沖我來的,這不關你們的事,你們快走吧!

    此刻,他注視著前面出現的的殺手說道。

    恐怕他也知道自己吸引到了大量的殺手。

    事實上不用他說,陳玄也已經感覺到了,這一路上他們總共遭到了兩次追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這齊家的公子是不是故意這么做的,就是想要在路上找到幾個墊背的,不讓自己死的孤單。

    臉上帶著一抹驚訝的神色,陳玄也不知道這個人究竟是所為何事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身上流露出來的強烈殺氣卻是掩蓋不住的,就在這個時候,他突然間朝著陳玄走了過來,準確的說,他并不是朝著陳玄而來的,而是向著陳玄身后的齊家的公子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走過來的同時,他的目光依舊在朝著眾人的身上不斷的打量著。

    “落空槍,習于修!

    此話一出他的身上綻放出了一陣陣可怕的氣息,這股氣息非?膳,讓陳玄都忍不住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順著秋風不斷的蕩漾著,讓陳玄也忍不住注視著對方。

    然而好景不長,他身上綻放出來的殺氣突然間被打斷,顯然是齊家的護衛龍江出手了。

    這龍江的修為顯然也很強,雖然比不上面前的這名手持長槍的殺手。

    此時,那龍江看著那前面背著長槍的殺手,說道:“怎么也想不到,他們把你都請來了!”

    他身體一晃,靈力凝聚,施展而出。

    “龍江。

    你不是我的對手!

    但是那殺手仍舊背著長槍,只是開口淡淡道:“別頑抗。

    我習于修說話從來說一不二,所有人,現在愿意離開的,可以離開。

    不然,殺無赦!

    “想殺齊公子,先踏過我的尸體!

    “習于修,你只有一個人!今天,有可能是你死在這里!”

    “你們居然妄想能阻攔我?

    我只是不想徒生殺戮。

    可是既然你們想死,那我也就成全你們!

    這時,習于修身體顫動。

    “再給最后一次機會,齊大公子,你明知道是徒勞的,還要讓他們為你而死?”

    說完,他又看向齊允。

    “習于修,死!”

    龍江卻是已經施展長刀,朝著習于修殺了過去。

    轟!  龍江的劍氣被彈開,手臂瞬間收回。

    “以攻為守!”

    同時,他對其他護衛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找死!”

    習于修怒聲道。

    聞言,其他護衛手中出現刀劍。

    他們是修煉靈力者,一個個施展出來了靈力,頓時,他們圍攏著朝著習于修殺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們覺得,你們能抵擋得住我嗎!

    習于修此刻瘋狂斬出道:“龍江,不要抵抗了!”

    頓時,龍江帶著所有護衛跟習于修交戰起來。

    可是轉眼間,護衛們一個個便都被斬殺。

    習于修非?膳,在他攻擊到時候,敵人連刀劍都扭曲起來。

    霎那間,護衛們一個個被擊飛,很多人靈力都破碎。

    雖然唯有那龍江還能用長刀連連抵擋,然而卻也抵擋不了多長時間。

    “公子,快走!”

    可是此刻,習于修的身體疾光掠影而過,一劍斬殺在了他的身體上。

    頓時,他的一把長刀已經墜在地上,一條凝聚在背后的靈力靈力被斬斷,讓他變得更弱,雖然還在勉力抵擋,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估計撐不了多久就會被擊敗。

    “臧大人!”

    此時,見到龍江出現危機。

    那洪德讓一把抓住了旁邊的洪淵道。

    洪天明突然皺眉。

    “這個齊公子,可是鎮國公的人,想要殺他的人,恐怕不是我們能惹得!

    洪淵看著龍江也,瞳孔中生出來一絲猶豫。

    “臧大人,快!”

    但此刻,洪德讓已經道。

    “罷!

    洪淵手中巨劍抬起來。

    “龍江,死!”

    習于修靈力快如閃電,連連出手,盡管龍江拼命抵擋,可此刻,已經再次被斬斷了一條靈力靈力。

    此刻,龍江低吼一聲,而習于修冷厲無比,長槍切向龍江的胸口,如果被殺中,這龍江可能就要當場死亡。

    “龍江!”

    齊允失聲驚叫。

    “還真的有些實力!”

    陳玄看著也是暗驚道:“怪不得敢這么囂張!”

    此刻,洪淵已經閃身而到,靈力施展出來,轟在習于修斬殺向龍江胸口的槍刃上。

    此刻,兩股力量碰撞震蕩,地面頓時震顫。

    “好強的一槍!

    習于修也是退了一步道:“神王境界五重的槍法強者?

    你想要護這齊允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話好說,何必如此!

    洪淵說道。

    “讓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!”

    此刻,習于修震蕩靈力,凝聚劍氣,突然再次進攻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的靈力兇猛無比,并且,腳步踩踏,宛如虛影,而他的手中長槍也在配合身法變化,非常強悍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功法?”

    宇文秋看得都道:“不好,原來剛才,這習于修,還留有余力!”

    “他的功法,倒還算勉強可以!

    陳玄暗暗道:“他的修為,也不弱。

    可是這洪淵,實力好像也不弱,二者同樣是神王境界五重,就是不知道到底誰更強!

    因為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再加上,這洪淵實力也是不低。

    所以陳玄他們根本就沒有打算出手。

    “混元槍!”

    此時,洪淵催動槍法,綻放出駭人氣息!  尖槍是在手掌驅使下,突然朝著習于修斬出去。

    習于修功法變化再精妙,此刻,也沒有什么,因為那把雷霆一般的長槍,已經如山一樣轟隆而來。

    此刻,習于修也跳起躲避洪淵,隨后,他突然抽出了一把長劍,一把劍刃,突然斬殺了出來一道劍氣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的手掌同樣綻放出駭人氣息,伴隨著劍刃與手掌,頓時,朝著洪淵劈砍下來。

    看到后,洪淵長劍上打。

    轟!  頓時,這二人瘋狂交手。

    兩個神王境界五重后期的強者都施展出來自己全部的修為。

    頓時讓周圍石裂地崩。

    “好強!”

    齊允以及龍江,包括護衛們都震撼的看著。

    “洪淵!

    洪德讓緊張。

    那洪天明沒什么大反應,不過其實小手也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袖。

    倒是陳玄與宇文秋仍舊看著。

    因為這種層次的強者,對于他們來說,現在已經不算是不能對付的強者。

    宇文秋的實力早就比之當初在黑霧山脈中要強悍很多倍。

    而陳玄之前雖然只是擊敗向完化,可那時擊敗向完化時,他根本沒施展出來神道的全部實力。

    別說妖魂之力修為。

    現在他已經是神王境界五重,進入神王境界五重巔峰。

    再加上二十道的妖魂之力,他也不懼神王境界五重后期的強者。

    雖然其中的境界差距很大,可這就是一代神王,當上秋巖城的逆天之處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對手!”

    此刻,洪淵與習于修的交戰,已經分出來了勝負。

    只見在習于修又一劍轟斬之下,洪淵手臂震顫不得不收回了巨劍,縮小變小回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習于修也手臂顫抖,同樣劍刃變小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但此時,習于修卻腳下綻放出駭人氣息,整個人化為一道光芒,擊向洪淵,手中的劍刃斬殺過去。

    轟!  然而,陳玄看出來了一些異常。

    這洪淵示弱,引誘習于修攻擊,但是兩個人還在僵持。

    陳玄雖然其實早就看著準備如果洪淵不行,就出手相助的。

    但此時卻又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但洪德讓此時突然驚叫道:“一起上”  不知道什么時候,這洪德讓居然已經靈力潛伏過去。

    并且,在洪淵落入下風的這一刻,控制兩把劍刃頓時殺了過去,想要抵擋習于修的劍,然而卻被習于修給直接擊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他本人也是渾身一顫,嘴角流出來鮮血。

    “不好,師兄!”

    洪天明大驚道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這洪德讓居然敢插手這種強者的交手。

    “小小神君境界,也敢對我出手!

    此時,習于修怒聲道。

    隨后他直接就是砍了過去,舉起手掌,抓住洪德讓的劍刃道:“給我斷!”

    隨后,他手掌突然用力,出現一柄黑色靈力,頓時轟然進攻洪德讓的劍刃。

    那手中巨劍的洪淵露出了驚訝,他也沒想到洪德讓會突然貿然如此沖動。

    他大驚之下,再次綻放出駭人氣息,朝著習于修摔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!

    那龍江也是驚訝片刻連忙出手。

    雖然洪德讓并不在習于修手中,可他的靈力被擊敗,接下來就會被輕易打碎。

    習于修這種層次的強者,洪德讓根本就逃不脫。

    習于修卻身體突然撤退,洪淵的尖槍轟隆摔在了地面之上,砸的地面龜裂連連。

    這時,那洪德讓在習于修的一劍之下,渾身都顫抖起來,一口鮮血忍不住已經噴了出來。

    劍刃之中的靈力已經被損傷。

    只要再一劍,它里面的靈力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洪天明急聲驚叫道:“洪淵大哥,快救他!”手機閱讀地址:m.biqutxt.com
今晚体彩排三专家预测